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国

联系人:Zoe
电话:139 1001 0019
邮箱:zoe@mvk-china.com

联系人:Zhao Jing
电话:132 6198 0760
邮箱:zhaojing@mvk-china.com

俄罗斯
107140, Verkhnyaya Krasnoselskaya st. 3, bld. 5

圣彼得堡
190000, Konnogvardeiskiy boulevard 4-А Konnogvardeiskiy business-center

克拉斯诺达尔
350005, Kongressnaya st. 1, pavilion 2

叶卡捷琳堡
620060, EXPO-boulevar, 2, EkaterinburgExpo, office 2331

+86 139 1001 0019 zoe@mvk-china.com
俄专家:中国经验有助于研究俄罗斯在线教育前景

俄专家:中国经验有助于研究俄罗斯在线教育前景

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电子技术大学创新设计与技术创业学院副院长弗拉索娃称:

“全球近一半对在线教育的投资额来自中国的初创企业。北京和上海有3000多家远程教育领域初创企业。作为对比,纽约约有1000家。2018年,中国远程教育市场规模为2300亿元人民币(约330亿美元)。”

弗拉索娃还表示,在线教育催生出一种拥有大量受众和高额酬金的新型教师。她说:

“首批明星已经在此前从事课外辅导但早先进入在线教育的教师中产生。例如,中国前课外辅导教师、学而思教育集团创始人张邦鑫的资产在疫情期间升至100亿美元。”

俄罗斯圣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学开放式教育中心主任卡尔梅科娃指出:

“俄罗斯为1.4亿人开发了1000项在线课程,而中国为15亿人开发出2.4万项课程。如果根据这些数据,那么可以得出,俄罗斯在人均课程数量上在超过中国。但当然,中国的经验对我们非常有益。”

俄专家们认为,大型高校在开发高质量的在线内容方面具有优势,而这可能会给地方院校带来问题。

俄西伯利亚联邦大学校长鲁缅采夫指出:

“一些人认为,地方大学将失去其个性,并将采用规模更大高校的内容,而因此在地位上可能会有所失去。这不是毫无根据的看法。近些年,我们看到区域布局在优化,即一些院校彻底关闭或与其他院校合并。”

同时,俄南乌拉尔国立大学开放式和远程教育学院院长焦明相信,在线模式恰恰为边远地区的教师创造新的机会。

焦明总结称:

“不应担心开设尽可能多的即使在名称和内容上有交叉的各种课程并将其投放到可能投放的地方。学生很快就会清楚,哪些课程讲得好,并会将其他人引向所需平台。受欢迎的有可能是一位来自边远地区的不知名老师在非常简陋的条件下打造的课程。”

Back To Top